朝阳更比夕阳红——做球童有感

0
778

这样的天气是云也不愿意出门的。街上掀起炽热的狂风,振起百千层热浪,淹没了大街小巷。这绿茵茵的足球地,也蔫得泛起了黄。我极不想来观看的,倒是因为对于天气的惧怕,盖过了对足球的好奇与热爱。这种天气,就应该好生待在家里歇着!
更没有选择的,便是球队成员。不仅要忍受天气,更要能耐住运动带来的不同考验。足球能够呼风唤雨——它在运动员身上撒下汗珠;它让运动员乘风向前。我也仅仅是坐在树荫下,那样时而躺着,那样时而喝水,那样时而扇风——可依然这样,大气中不友好的问候还是让我丢下一件又一件衣服。也难怪有那么多人,热衷于夏日的泳池!热衷于烈日的冰棍!热衷于家中的空调了!
这其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很多——解放军战士们冒着炎热,身上扛着几十斤重的包裹。然而这样就很难再想象下去了,那样的场景又岂是生在空调之下的我能够驾驭的?
几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酷爱看报,那是看来那样能够降温。可看了有那样令人不安——我总能看到诸如这样的报告:某某某师傅在炎日之下依然在温度高于40摄氏度的环境下工作;某某某地区温度已30摄氏度以上,可某某某们依然坚定的工作。这对于当时的我,其恐吓力与僵尸片不分上下——我是不是也要在那样温度下存活?
我一直都在畏惧很多——就像是很多人都害怕的那样。每提到那些,心脏就快要休克。我的童年有大部分时光都在害怕黑夜,以至于长期不敢自己睡,这八成不是我的专利。我总要崇敬那些大人(即便不怕黑也这样),他们是天不怕地不怕一样的。我很多事也做不了,也直至现在。像是在夏日尝试跨出门一步。
但我记忆颇深的,我曾经最大胆的一次,便是能够骑自行车。我第一次上街,认为自己已经是百万富翁,已经是大众明星,已经是总统了——所有人都要向我抛来羡慕的目光。我就这样自得其乐,日夜沉浸。先前,我一直把自行车列入世界危险物的榜眼,应该要让法律制裁。它仅仅只有两个轮子,骑行稍有不慎,便有生命危险。现在才知道,即使有了四个轮子,那也不一定安全了,不然世界上就不会有车祸了。
人生的第一次考试,如今也记忆颇深,一年级后第一场语文考的画面,我至今也能复述。我不紧不慢的挥动手中新奇的玩意儿,在桌上那所谓试卷的智商飞舞。考好后才恋恋不舍,久久不愿意交去。公布成绩后,我是毕恭毕敬地拜了拜观音,才有了第一次满分(几乎有一大片满分。。)。看上去十分容易,但却像是在山路里走一座独木桥,哪怕它很宽,可一当想起我没有太多经验,便也茫茫然恐慌起来。但只要走过去了,就有信心去走更窄更长的独木桥。
那我应该如何描绘这些运动员呢?他们在自己人生的独木桥上踢球,还一边散发着光芒。曾有人说过:国足虐我千百遍,我待国足如初恋。相信时过境迁,我面前的少年,终能成大器,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扬起生命的风帆的。
长江后浪推前浪,朝阳更比夕阳红。(千岛湖建兰中学703  徐聪)

朝阳更比夕阳红——做球童有感

朝阳更比夕阳红——做球童有感